睡姿與脊椎直立度

體驗最好的背痛專用床墊

良好的睡眠品質,是保持脊椎健康的基礎。這可是一大福音。畢竟,是否選購最好的背痛專用床墊,其決定權操之在您。脊椎每天不斷承受壓力,到了夜間,當然應該得到妥善的保護。我們認為 DUX 床組是最好的背痛專用床組,因為這款床組不但能夠發揮靈活的輪廓支撐讓脊椎保持直線,還能根據您的體型需求客製調整。這樣的床組不但能夠適度舒緩背部肌肉,也能讓背部肌肉穩定地進行修復。

超越軟硬

挑選床墊時,大多數人會認為硬床的支撐力較佳,軟床則比較舒適。不過,要評估床墊優劣,最好的做法就是檢查床墊支撐脊椎的方式。唯有讓肌肉完全休息、讓脊椎得到支撐並維持適當的筆直狀態,才能發揮最大的舒適度和健康效益。

身體躺在硬床上時脊椎呈曲線的圖解

硬床
研究顯示,硬度過高的床墊
會讓身體被迫順應床墊
形狀。DUX 恰好相反,
是床墊按照您的體型予以調整。

身體躺在軟床上時脊椎呈曲線的圖解

軟床
若床墊太軟,
您會彷彿睡在吊床上一樣向下陷,
讓脊椎形成不自然的弧線。

身體躺在 DUX 床組上時脊椎保持直線的圖解

DUX 床組
DUX 會順應您的身體調整輪廓,能支撐
整條脊椎,讓脊椎能夠盡量
以最自然、最健康的姿勢
得到休息。

我們關注您的背部健康

肌肉整天都在發揮保護脊椎的作用,到了夜間,一定要好好休息

一項醫學研究顯示,80% 以上的成人終其一生或多或少都會發生背部疼痛現象。我們坐的椅子、穿在腳上的鞋子、平常從事的運動、生活中的壓力,往往都是引發背部疼痛的原因。即使在您入睡後,背部肌肉也不見得能夠休息,若床墊無法發揮適度的連續支撐力,肌肉仍然會一直保持緊繃狀態。

分隔線 - 線條
Pascal 拉鍊

PASCAL:我們的客製化可調式彈簧袋

最好的床墊,就是完全符合身體需求的床墊。

我們的 DUX 床組採用 Pascal 可調式彈簧袋,每一款都能根據您和伴侶的個人需求客製設計。只要按照體型和體重來安排零組件即可。此外,即使您的身體因為受傷、懷孕或年齡漸長而出現變化,也只需要根據新需求而重新調整彈簧袋。

分隔線 - 線條
背部疼痛:圖片投影片展示 - 腰椎支撐

客製化的腰椎支撐

無論是長期需求,還是運動傷害或懷孕使然等臨時需求,倘若您的腰椎需要多一點點的支撐力,DUX 8008 型附一根可拆式手柄,方便因應確切需求而提高床組的腰椎支撐力。

背部疼痛類型

背部疼痛分為許多不同類型,所幸皆有不同解決之道。每個人一生當中或多或少都得面對背部疼痛問題。無論是下背部、中背部、上背部疼痛還是頸部疼痛,都可能利用枕頭、床組或床墊來舒緩疼痛問題。良好的睡眠品質是影響健康的重要關鍵。若能降低睡眠中出現背部疼痛現象的機率,就能讓疲勞或使用過度的背部肌肉適度放鬆,並在睡眠時得到修復,讓您獲得所需的休息。

為了讓 DUX® 床組的設計更臻完美,並且營造最適合舒緩頸部和背部疼痛的理想環境,DUXIANA® 專家自 1926 起便開始鑽研背部疼痛和睡眠習慣等相關研究。我們的床墊和枕頭構造是按各自能夠舒緩的疼痛類型予以分類。只要稍微深入瞭解自己的背部疼痛類型,您就可以開始尋找最適合您的 DUX 客製解決方案。


瞭解背部疼痛

試著根據每個疼痛點進行互動,瞭解常見的背部疼痛類型,以及有助於舒緩疼痛並實現一夜好眠的注意事項。

頸部疼痛

.

中背部疼痛

.
.

上背部疼痛

.
.

下背部疼痛

.

雖然您感受到的疼痛位置在頸部,但造成這類背部疼痛的原因可能是林林總總的脊椎問題。
閱讀更多

相較於其他背部疼痛類型,上背部疼痛較不普遍,但仍然是讓許多人感到不舒服的問題。
閱讀更多

瞭解何種活動類型或睡姿可能會讓中背部承受壓力而引發疼痛問題。
閱讀更多

您知道嗎?80% 左右的成人終其一生或多或少都會發生下背部疼痛現象。
閱讀更多

側睡為何是最佳睡姿?

「側睡是最佳睡姿,原因在於,只有側睡,能夠讓脊椎保持直線。側躺之時,脊椎只需承受些許壓力。如果採用胎兒睡姿,甚至能進一步減輕下背部所承受的壓力。」

夜夜加強 10% 的睡眠深度*

*閱讀更多 >>

卡羅琳醫學院 (Karolinska Institute) 是頒發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知名醫學院,其研究人員曾經做過一項研究,鑽研各類床墊對人體和睡眠品質所造成的影響。

研究結果顯示,睡在 DUX 床組上的人不但更快入睡,停留在深層睡眠階段的時間也比較長。這是好現象,因為經科學證實,深層睡眠是唯一能讓肌肉自行復原及修復的睡眠階段。

瑞典卡羅琳醫學院 (Karolinska Institute of Sweden) 曾做過一項獨立睡眠研究,他們讓研究對象使用各類彈簧床墊,再以腦電波圖測量研究對象,並記錄各自大腦皮層的電活動。研究證實,DUX 使用者不但能夠更快進入深層睡眠階段,且停留在該階段的時間也多一個小時左右。深層睡眠是人體和免疫系統自行復原及修復的階段,對人體的功效非常之大。
* BRL,1985、1989 (睡床研究實驗室副教授 Evert Knutsson 和副教授 Sven Eng
divider icon